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: 加微博 加微信

微信扫一扫

风格切换

搜索

盱眙历史上妇女裹小脚的始末

[复制链接]
健之美健身 发表于 2022-3-28 18:09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<
健之美健身
2022-3-28 18:09:01 139163 0 看全部

盱眙历史上妇女裹小脚的始末




裹小脚,亦称缠足、天足,是中国历史长河中摧残妇女的陋俗。1950年7月15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颁发《明令禁止妇女缠足的命令》,将缠足陋俗彻底埋葬于历史坟墓。


夏维新  孙士奎

秋风落叶的一天夜晚,梦见上世纪五十年代邻居刘老太裹着小脚,艰难地挪动着“三寸金莲”的身影。从而,引发作者写此小文,揭露封建社会裹小脚禁锢妇女自由、蔑视妇女权益、摧残妇女身心的残酷罪行。


盱眙山区裹小脚的故事


作者家住在盱眙县,曾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叶上小学时,听隔壁邻居80岁刘老太叙述她裹脚一双,泪流一缸的往事。

刘老太十岁的那年秋天,母亲说,你这一双大脚很丑,找不到婆家的。说着端来一盆热水,将双脚放在热水中浸泡半个时辰,趁脚热时,将四个小脚趾死命朝脚底拗扭,连在脚底下,只留下大脚趾在前,又在脚趾之间撒明矾粉,使脚底皮肤收敛,然后,用蓝布包起来,用布条一层层裹紧,用针缝合固定。裹脚时不许哭,一哭就用棒槌打。晚上浑身发火烧热,疼痛难忍,头捂在被窝哭。几天后,解开裹脚布,将四个小脚趾折断,整个脚掌骨用劲扭折成弯弓形,并在脚心、脚趾之间放上石子,让脚的皮肤化脓、溃烂,然后用两块竹板夹在脚拐骨两边,再用布条将双脚死死地裹紧。几天过后,脚心脚趾全烂了,黑水从裹足布中渗透出来,整天哭呀喊呀,撕心裂肺,精神恍惚。

两个月后,刘老太母亲解开裹脚布一看,惊讶地说,死丫头,不好了,脚未裹好,超过四寸长,不像镰刀一样弯,还要受二茬罪。父母亲将她按在床上,两只脚放在木板上,脚中间垫着一块石头,上面用小磨压着。一个时辰后,两腿麻木,不知疼痛。每天要压两个时辰,大概一个多月后,显出效果,才不用石磨压。刘老太说:“裹多长时间,反复裹多少次,记不清了,那时面黄如土,骨瘦如柴,寸步难行,像死人一样。大概在第二年夏天,才解开布条,成为‘三寸金莲’。”刘老太一边说,一边泣不成声,泪珠像雨水一样,湿透衣襟。

刘老太脱下尖头小花鞋一看,作者浑身毛骨悚然。从脚上面看,像火烧一样,成为一只变形、变色的肉疙瘩,只有一个翘起的大脚趾,趾甲可辨;从侧面看,脚趾和脚跟之间折断,两部分连在一起,脚跟臃肿,脚掌消失,脚面凸起,整个脚成为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;从脚底看,除了变形的脚跟外,没有一点点平滑的脚板,四个小脚趾转折在脚心下面,脚长只有三寸多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作者听几位80岁以上的老人介绍上辈时期裹小脚的残忍事迹。邻居家一位女孩一只脚未裹好,用棒槌将四个小脚趾砸断,村里两个小女孩被裹脚折磨死了。后来,村上几位裹小脚的女人因走路不稳,摔跤而伤生,因徒步艰难而自杀。那时,裹脚真是太残暴了!

一位老人介绍说,解放前,胡家女儿名叫杏花,十岁那年,妈妈给她裹脚。杏花认为裹脚很好玩,就答应妈妈。刚开始裹脚时不觉得疼,过了一个时辰,两只脚疼痛难忍,不能站起来,更不能走路。晚上,她偷偷用剪刀把裹脚布一层一层剪开。杏花想到,妈妈明天看到裹脚布没了,非打死不可。在漆黑的深夜,偷偷跑到后牛山躲在小石屋中。第二天早晨,全庄几十人漫山遍野找。傍晚时,一位放牛孩子经过后牛山时,看见杏花,拉着她回家。杏花说:“我死在山上也不回家裹脚。”放牛孩子将看到杏花的经过告诉杏花妈妈。杏花妈妈在后牛山小石屋中抱着杏花哭着说:“我们回家,再也不裹脚了。”

杏花因裹脚寻死觅活的故事传遍村头巷尾,老老少少议论纷纷,谴责杏花妈妈,从此女孩裹脚的事在山村销声匿迹。我想,在那残酷无情的封建社会,家乡小村妇女裹小脚的往事,就是盱眙境内残害妇女的缩影。

1950年7月15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颁发《明令禁止妇女缠足的决定》,盱眙境内千百年来妇女缠足陋俗终于宣告结束。


裹小脚始于唐·宋


裹脚起于何时,众说纷纭,说法不一。

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中,传说大禹治水时,曾娶涂山氏女为后。而涂山氏女是狐精,其足小。又传说,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用布帛裹足。由于妲己受宠,宫中女子便纷纷效仿,开始裹脚。

民间传说,缠足始于隋代。相传隋炀帝东游江都时,征选百名美女为其拉纤。一个名叫吴月娘的女子被选中。她痛恨炀帝暴虐,便让做铁匠的父亲打制一把长三寸、宽一寸的莲瓣小刀,并用长布把刀裹在脚底下,同时也尽量把脚裹小。然后又在鞋底上刻了一朵莲花,走路时一步印出一朵漂亮的莲花。隋炀帝见后龙心大悦,召她近身,想玩赏她的小脚。吴月娘慢慢地解开裹脚布,突然抽出莲瓣刀向隋炀帝刺去。隋炀帝连忙闪过,但手臂已被刺伤。吴月娘见行刺不成,便投河自尽了。事后,隋炀帝下旨:日后选美,无论女子如何美丽,裹足女子一律不选。但民间女子为纪念月娘,便纷纷裹起小脚。至此,女子裹脚之风日盛。

以上裹脚故事仅仅是民间神话传说,无确切的历史记载,含有较多的演义附会成份,不足以成为当时女子缠足的凭证。

作者翻阅大量古籍,有关历史记载的裹小脚,始于唐代。《唐书》记:“南唐后主李煜命美丽多才、能歌善舞的窅(yao姚)娘用帛缠足,使脚趾头屈折,作新月状,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,优美舞姿受到李煜的赞赏。”宫女为讨好李煜,纷纷效仿,产生裹小脚现象。

《唐书》曰:“缠足者以丝为鞋。”唐代杜牧《咏袜》诗:“钿尺裁量减四分,纤纤玉笋裹轻云。”北宋文学家苏轼《菩萨蛮·裹脚》“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”。北宋宣和(1119年)之后,汴京的女子大多都穿着“花靴弓履”,而且这个时候市面上已经有专门制作的缠足鞋。以上诗说明唐代至北宋年间,宫廷中便出现妇女裹脚。

南宋初,张邦基《墨庄漫录》云:“妇人之缠足,起于近世,始自李后主。”宋·百岁寓翁《风窗小牍》记载:“销金红罗标带,漆饰金匣红绵裹。牙签万轴裹红绡,王粲书同付火烧。”江西德安出土一具南宋时期缠足女尸。从以上记载说明,南宋末年,缠足发展到新的阶段,成为官庭妇女人人效仿大事,而在普通百姓中未产生裹脚风气。

综上所述,裹小脚起始于唐代,延续至宋代。


裹小脚鼎盛于明·清


元末明初,陶宗仪《南村辍耕录》记:“扎脚(小脚)……近年则人人相效,以不为者为可耻也。”根据以上记载,明初城乡妇女人人效仿裹小脚,“小脚”成为妇女的代名词。

明末清初时代,缠足发展到鼎盛期。清人钱泳《履园丛话》记:“元、明以来,士大夫家以至编民小户,莫不裹足。”“清朝直隶宣化府每年五月十三日在城隍庙会举行小脚会;春秋两季,举行晾脚会、赛脚会,小脚妇女们梳妆打扮,列座门前,多者几十余人,少亦五六人。”清代诗人张邵永《赛脚会》诗曰:“惹得游人偷眼看,裙边一样露纤纤。”“最怜一路香尘细,行过莲钩尽有痕。”康熙七年(1668年),缠足之风愈演愈烈,风靡一时,女子的小脚受到前所未有的崇拜(见《清稗类钞》)。

明、清代,普天下妇女以裹足为荣,视大足为耻,推动妇女裹足进入鼎盛期。


裹脚消亡于《明令》


《清宫词注》记,顺治元年(1644年),参与大政的孝庄皇后明谕:“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”的禁令。但是,受到数百年顽固观念影响,缠足屡禁不止。1896年,康有为《请禁妇女缠足折》云:“乞特下明诏,严禁妇女裹足。其已裹者,一律宽解;若有违抗,其夫若子有官不得受封,夫官者,其夫亦科锾罚。其十二岁以下幼女,若有裹足者,重罚其父母。如此则风行草偃,恶俗自革。”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春,康有为、梁启超、谭嗣同等维新人士在上海成立“不缠足会”,首创《不裹足草例》,提倡妇女放足,除缠足陋俗。但是,仍有少部分家庭顽固不化,为女孩裹脚。

1950年7月15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颁发《明令禁止妇女缠足的决定》,千百年的缠足陋俗终于宣告结束。


裹脚古诗词


关于裹脚古诗词,史书记载很多,现选几首,供读者欣赏。

唐·夏侯审《咏被中绣鞋》:云里蟾钩落凤窝,玉郎沈醉也摩挲。陈王当日风流减,只向波间见袜罗。

南唐后主李煜《菩萨蛮》词: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宵好向郎边去。 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画堂南畔见,一晌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。

宋·诗人苏东坡《菩萨蛮》词:涂香莫惜莲承步,长愁罗袜凌波去;只见舞回风,都无行处踪。偷立宫样稳,并立双跌困;纤妙说应难,须从掌上看。

元·李炯《舞姬脱鞋吟》:吴蚕入茧鸳鸯绮,绣拥彩鸾金凤尾。惜时梦断晓妆慵,满眼春娇扶不起。侍儿解带罗袜松,玉纤微露生春红。翩翩白练半舒卷,笋箨初抽弓样软。三尺轻云入手温,一弯新月凌波浅。象床舞罢娇无力,雁沙踏破参差迹。金莲窄小不堪行,倦倚东风玉阶立。

《绣鞋一咏》:罗裙习习春风轻,莲花帖帖秋水擎。双尖不露行复顾,犹恐人窥针线情。缫云隐映弄新月,花影依稀衬香颊。彩凤将翔相顾飞,鸳鸯谩语愁丹裂。落红湿透燕支腻,半幅凌波翦秋水。莫教踏破浣溪沙,湿重东风抬不起。

明·廖道南《裹足》诗,第一首:长干吴儿女,眉目艳星月。屐上足如霜,不著鸦头袜。第二首:白练轻轻裹,金莲步步移;莫言常在地,也有上天时。

《画堂春》词:凤头低露画裙边,绣帮三寸花鲜,凌波何幸遇婵娟,瓣瓣生莲;怪杀夜来狂甚,温香一捻堪怜,玉趺褪尽软行缠,被底灯前。

清·唐伯虎《挂歌》:第一娇娃,金莲最佳。看凤头一对堪夸,新荷脱瓣月生芽,尖瘦纤柔满面花,觉别后,不见她,双凫何日再交加。腰边搂,肩上架,背儿擎住手儿拿。

清·毕二姑《观新娘》诗:锦帕蒙头拜天地,难得新妇判媸妍。忽看小脚裙边露,夫婿全家喜欲颠。

《采菲录》诗:凌波高歌临湖渚,嫩玉文鸾此歌舞。罗袜朝行巫峡云,珠襦暮湿高唐雨。蟾钩徒脱日悠悠,步阁风生裙底秋。阁中响履今何在,只合沧浪试浊流。

清·樊增祥《民歌》:情人爱我脚儿瘦,等他来时卖些风流。大红鞋上就拿金丝扣,穿起来故意又把鞋尖露,淡匀粉脸,梳上油头。等他来,站在跟前叫他看个够,今夜晚上和他必成就。


裹脚历史根源


封建礼教是裹脚的前提。中国封建社会以“夫为妻纲”的封建礼教为标准,妇女成为男子的附属品,男子愈贵,女子愈贱的思想极其严重。清代贺瑞麟,字角生,在《女儿经》中说:“为什事,裹了足?不因好看如弓曲;恐她轻走出房门,千缠万裹来拘束。”北宋程颐提出“饿死事极小,失节事极大”。为确保女子遵循“在家从父,既嫁从夫,夫死从子”的封建礼教,只有将妇女之足缠得弱小,不利于行,才能束缚妇女自由,严禁妇女抛头露面,严守贞操。从而,引发男子择偶必选小脚的心态盛行。因此,父母在疼女必疼脚的思想主宰下,将女儿的脚变得纤小玲珑,其目的是选配一个好男人,由此使妇女裹脚愈演愈烈。

审美观念是裹脚的基础。《孔雀东南飞》有“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”,“一弯软玉凌波小,两瓣红莲落地轻”等诗赋赞美小脚。清末辜鸿铭,字汤生,在《好嗅莲足》中说:“北妓多纤钧,辜往往握而嗅之,嗅己大乐,其尖能入鼻孔五六分以上者,方为佳品。”当时社会“三寸金莲”成为男子特别嗜好、择偶必选的姑娘。由于小脚是衡量女子美的标尺,是男子癖好的性拜物,父母为使自己女儿博得“美”名,取得男子的欢心,推动缠足之风漫延。

权贵推崇是裹脚的必然。妇女缠足最初出现在上层社会,成为贵族高等级高品位的标志。从而,社会各阶层滋生缠者贵,不缠为者贱的思潮,引发妇女趋炎附势,攀龙附凤的观念盛行,促使人们向往和追求女子缠足的高贵,造成裹脚之风天下同风的局面。

文墨诗赋是裹脚的导向。缠足风俗刚刚出现,文人就写出大量赞美小脚诗。南宋文学家刘过,号改之,在《沁园春·咏美人足》中写到:“忆金莲移换,文鸳得侣,绣茵催衮,舞凤轻分。”李白《浣纱石上女》:“一双金齿履,两足白如霜。”元代李炯《舞姬脱鞋吟》:“翩翩白练半舒卷,笋箨初抽弓样软,三尺轻云入手温,一弯新月凌波浅。”清·正德进士廖道南,字鸣吾,《裹足》诗:“白练轻轻裹,金莲步步移。莫言常在地,也有上天时。”《西厢记》云:“翠裙鸳绣金莲小,红袖鸾鸟玉笋长,不想啊!我舍得万种思量。”明、清时在文人笔下,一双金莲无处不美,无处不妙,上至宫廷,下至百姓,助推裹小脚之风吹遍大江南北。在黑暗的旧社会,文人黑客写出大量诗词文赋,引导推动足裹之风盛行。

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139163 | 回复:0

您的满意,就是我们的目标,认真负责,开拓进取,一起成功!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
手机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电话:13174001741(微信同号) 地址:江苏省盱眙县国贸中心 邮箱:26744640@qq.com ICP备案号: ( 苏ICP备2021029509号-1 )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