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: 加微博 加微信

微信扫一扫

风格切换

搜索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21-4-18 09:58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<
admin
2021-4-18 09:58:04 251215 0 看全部

  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


作者:马培荣





      盱眙第一山风景优美、古迹众多,其中亭台楼阁,比比皆是,至清朝中期,盱城还有“二十四亭”之说。然,岁月变迁、时光流逝,不少古建筑被时光流水所湮灭。如第一山上的“清心亭”就是其一。因为它如今不再,对于其形制生世了解不多,故而变得扑朔迷离。最近,笔者查阅史料,初作小考,略述一二。


清心亭故址何处



    在清光绪志中,对“清心亭”记载不多,在“古迹卷”中仅记有其方位、坐落,区区10个字,云:
     清心亭,治西,敬一书院内。(清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一)
     接着,便记载了邑人王效成所撰《清心亭记》,王荫槐所作的《雨后同汪孟棠孝廉夜登玻璃泉清心亭》、《重登玻璃泉清心亭寄怀汪孟棠方伯》两首诗。也就是说,“清心亭”在县衙之西、“敬一书院”之内。所以,要知道“清心亭”位置何在,必须先弄清“敬一书院”的位置。

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8129 作者:admin 帖子ID:2502     在清光绪志“学校卷”中,对“敬一书院”的由来有所记载,其中王效成《清心亭记》则记述了清心亭的相对位置,记云:
    敬一书院在县治西玻璃泉上。乾隆九年,知县郭起元即旧书院建。(清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五)
    东南隅更级而上,得栅扉。循库垣、蹑泉上,有广室三楹。北向曰“清心亭”。后庭不二弓,青壁屏立,上镵列宋元人题名,若米芾、施宿、贺铸之属。
    在秦懋绅、哈晋丰、鲁昱三位清代盱眙训导分别于乾隆、道光、咸丰三朝所撰的《郭邑侯修建敬一书院记》《重修敬一书院记》和《敬一书院记》3篇纪文中,都说明了“敬一书院”的具体位置以及与“清心亭”的位置关系。在1961年修撰的《盱眙县志》中,姚挹之老先生根据记忆,并实地测量,曾绘制出“敬一书院图”,其中就明显的标注有“清心亭”。

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9864 作者:admin 帖子ID:2502    .
清心亭何人所创



     在旧志中,虽然没有专门记载“清心亭”修建的时间和修建者,但是,清心亭作为敬一书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可以敬一书院的建设来思考清心亭的建筑。在旧志中,对敬一书院的建设有这样的记载:
   《乾隆志》:康熙四十年,圣祖仁皇帝南巡,阅视河工,前县周振举奉宪檄饬修山亭以备巡幸。后驾临江左,亭工岁久废于风雨。至乾隆九年四月,知县郭起元念古迹就湮,又因盱邑书院久废,先自捐数百金,兼募官长绅士捐金佽助(资助),命门生太湖国学吉一麟鸠工庀材,扩旧而更新之。凡堂寝亭榭,一切庖湢之所,无不具备。院内厅堂楼阁门亭凡五十余间,讲堂中有至圣石像。请于泗州知州叶公本改为“敬一书院”。(清乾隆《盱眙县志》)
    从以上记载可见,“清心亭”的始建应该有两次:一次是在清康熙四十年(1701年),盱眙知县周振举因接上官檄文(宪檄),知康熙皇帝南巡时,要视察淮河洪泽湖治理河工情况,欲过盱眙,命饬修“山亭”,以作行宫。后来,康熙帝驾临“江左”、未经盱眙。因此,盱眙山亭修好后却未能派上用场,后又因风雨而荒废破损。也就是说,在康熙四十年以前,盱眙第一山上并无“清心亭”。当时所修的也只称之为“山亭”,而并非“清心亭”。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4540 作者:admin 帖子ID:2502

    第二次是在乾隆九年(1744年),时任盱眙知县的郭起元“念古迹就湮,又因盱邑书院久废”,所以带头倡捐,于前代书院旧基扩旧重建,并改名曰“敬一书院”。
旧治记载:元至元十五年(1278年)高昌纳、薛渭野鼎建“淮山书院”,明万历六年(1578年)沈梦斗于文庙之东书院旧基改建“登瀛书院”。此后,便是乾隆九年(1744年)知县郭起元于旧址扩建的“敬一书院”。时书院“院内厅堂、楼阁、门亭凡五十余间,讲堂中有至圣石像(康熙十九年泗州城被淹,石像由泗州书院移此)”,可见书院规模宏伟。
    “淮山堂”在玻璃泉上,原会景亭旧址,为宋代建筑。元代在建“淮山书院”时,便把“淮山堂”作为书院重要建筑之一,故而取名曰“淮山书院”。后书院废,淮山堂也成旧墟。明代再建书院,又改名为“登瀛书院”。据旧志载,乾隆九年,知县郭起元在“淮山堂”遗址扩建为“清心亭”。旧志古迹淮山堂条云:
    淮山堂,治西南。《乾隆志》:在起秀亭下,宋建。国朝知县郭起元即遗址建清心亭。(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一)
    也可以说,第一山上的“清心亭”是在1744年(乾隆九年)方始有其名。若以此时为始建,至今已有276年了。但若以河督张鹏翮驻节时(1702~1706年)定名,至今则近318年之久了。
    “清心亭”何时废圮,旧志没有明确记载,但在邑人傅桐所撰《重修台子山寺龛陶宫保诗石启》碑文中可见蛛丝。傅桐文云:
    道光癸巳秋,洪泽湖滨添设水军,陶宫保云汀先生往度地势,遂经龟山,泊盱眙,遍览淮南诸胜。轻舟将发,仍游台子山寺,到处留题,一时望风之众传唱新诗矣。越岁五稔,刊石三方,檄盱眙令君,龛置敬一书院清心亭壁。顾亭适倾圮,宋元名人石墨半就芜没,珍兹拱壁难置,垂堂什袭藏之。近历二载,仆惟清心亭闳垣墉崇,台榭欲加丹垩,实扉朱提。若台子山寺,因山架楹,叠石作砌,规模较简,土木易兴,且公于山寺履綦犹新,金石永寿,亦奚不可。(清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三)
    这里所说的“刊石三方”指的是两江总督陶澍所作的《由蒋坝渡洪泽湖遂登老子山相度移设水师营地,翌日复偕同事游龟山、访禹迹,兰卿观察诗先成,即次其韵四首,又龟山览古诗》,《雨后发盱眙,夜泛洪泽湖,翌日抵南坝次兰卿韵诗》,《登第一山诗,又盱眙览古,又晚发盱眙望玻璃泉亭诗》3方诗刻墨宝。道光癸巳(十三年,1833年)秋,初示盱眙知县在敬一书院的“清心亭”墙壁设龛放置,但因该地“亭堂破败、半就芜没、拱壁难置”,后移于“台子山寺”珍藏,使得“金石永寿”。此三方刻石今珍藏于第一山翠屏堂碑刻展示馆。
    而且,原存于清心亭的一块《清心亭观淮诗》碑,其碑文中有汪云任题跋,汪云任在跋中云:
    第一山玻璃泉上有亭曰清心亭。庚子(道光二十年,1840年)春,余乞假旋里,见亭日倾圮,因将各石刻舁寄学舍,俾免毁坏。(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三)
    汪汇等《清心亭观淮诗,汪云任跋碑》,正书,道光甲辰(道光二十四年,1844年)。石在清心亭,长一尺四寸弱,横三尺四寸,字径六分。(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三)
    可见,在道光十三年,清心亭即已破败。到了道光二十年,清心亭已日渐倾圮。随后又历咸丰兵燹,而到光绪志成书之时(光绪十七年,1891年),清心亭可能已经破损很严重了。如此说来,从康熙四十年始建,到光绪十七年废圮,清心亭仅存190年。而之后的清末动荡、民国战乱,至清末时,清心亭已名存实亡,成为废墟。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此“亭”只存房基残壁也。


清心亭形制用途



    关于“清心亭”的制式,旧志并未有载。但在邑人王效成的《清心亭记》和训导鲁昱的《敬一书院记》中,都提到了清心亭,云:
    东南隅更级而上,得栅扉。循库垣、蹑泉上,有广室三楹。北向张相国鹏翮署,曰“清心亭”。右为连舍,舍半陁亭。后庭不二弓,青壁屏立,上镵列宋元人题名,若米芾、施宿、贺铸之属。
    由玻璃泉左更踏十余级为栅扉,再曲转为清心亭,规模宏敞。亭后巨石耸立,鑱宋元以来题名几满。
   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,“清心亭”并非像一般小巧玲珑的“凉亭”或“房亭”制式,而是可以用作“官署”(处理公务的办公场所)使用,且“规模宏敞”。因此可以推测为:既非是“四柱”也非是“六柱”支撑的“凉亭”,既非是“一门三墙”也非是“一门五墙”起顶的“屋亭”,而是三大间联体的“厅殿”。其亭顶并非“四角飞檐”或“六角飞檐”的“中高球顶”的尖顶式样,而是“筒瓦平顶,翘角廊檐”的屋面式样,与殿堂几乎无异。只不过兼有“通道”“廊门”的功能,且前壁无墙而以木制栅格代之罢了。
    清心亭后面“不二弓”,即为“青壁屏立,上镵列宋元人题名”,可见,此石壁应是“秀岩”。而“不二弓”是指清心亭的后门与石壁之间的距离,古时以“弓”为丈量土地的工具,“一弓”即市尺“五尺”,“不二弓”即指不到一丈的距离。可见,清心亭建在秀岩前的平地上,当然是规模宏敞、视野开阔、豁然开朗了!难怪有诗人云:“长淮襟左,洪湖环右”,“千里长流绕翠屏,一片玻璃万象生”,极目远望,“湖波潭漪,际霄无极,帆樯十百,百里一瞬”。
    王效成的《清心亭记》中云:“清心亭”曾作为“张相国鹏翮署”。张鹏翮是清康熙朝的河道总督,数次巡视淮河,驻节盱眙,制订治河大策,以清心亭作为其办事公署,顺理成章。
    张鹏翮(1649-1725年),四川遂宁县人,清康熙九年(1670)进士,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),张鹏翮任河道总督,正值黄河泛滥,淮河水患,张鹏翮到任后,即数巡淮河,他提出“开海口,塞六坝”的治河主张,“借黄以济运,借淮以刷黄”,采取“筑堤束水,借水攻沙”的作法,身先士卒,与数十万民工奋力治河,自康熙三十九年至四十六年,历时八年,黄淮得治,大见其效,漕运通达,洪患势弱,稼禾少灾,人民安居乐业。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5177 作者:admin 帖子ID:2502

    直隶泗州城已在康熙十九年(1680年)沉沦于洪水,张鹏翮受任河道总督为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),这已是泗州被淹20年之后了。当时,泗州州府、学宫、书院、衙门等多迁至盱眙山城办公,此时张鹏翮巡河驻节,只能选择住在盱眙。按理说,住在县府官衙应该条件较好,但张鹏翮不是贪图安逸、喜好享受之人,所以他没有去府衙,而是选择相对僻静的第一山上,选择这座刚刚兴建不久的“山亭”住下,这座房亭虽然简陋,却居山面淮、地势高亢。他说:在这里极目瞻淮,可以观测水情;距河咫尺,可以方便方便巡查;环境幽静,可以定心思索;少人打搅,可以专心理政。在这里,可以清心、静心、安心地思考问题,“以清净之心,理繁杂之事”,制订黄淮河工、水患治理等重大决策。所以,从康熙三十九年(1700年)就任河道总督,到康熙四十七年(1708年)调离就任刑部尚书,八年时间,张鹏翮每次巡河经过盱眙,基本上都是以“清心亭”为其公署。
    驻节盱眙期间,张鹏翮“日乘马巡视堤岸,不惮劳苦;夜伏案研思治水,夜以继日”。对“洪泽湖溢,泗盱被灾”痛心疾首,疾书奏折呈与朝堂,引起康熙帝的重视,为此还曾受到康熙帝的“训斥”。《清史稿》中记有这样一件事:张鹏翮认为泗州淹没、盱眙受灾,原因就是筑堤垒坝所至,六坝既成,水位抬高,惟有开六坝,方能缓水患。所以“上询修治策,鹏翮言:‘泗州、盱眙屡被灾,即开六坝亦不能免。’上怒曰:‘塞六坝乃于成龙题请,不自鹏翮始。顷因泗州、盱眙灾,令与阿山议修治,非欲开六坝救泗州、盱眙而令淮、扬罹水患也。鹏翮何昏愦乃尔!’”康熙帝想到的不仅仅是泗盱,还有淮扬、还有里河下河,破了六坝,淮阳里下河将成汪洋,故而皇上训斥道:“你张鹏翮的头脑是昏愦了吗?!”一顿呵斥,并没有改变张鹏翮“分水救泗盱”的思路,而是改变策略,将“开六坝、泄湖水”改为“分三水、浚三河”,这样既能分水泄洪以救泗盱,又免淮扬下河罹被水患,于是“浚高(良)涧导水入海,开二河分水泄洪,通三河引水入江”,三水分流,使得盱泗淮患得以减轻(《清史》“列传·张鹏翮”)。如今,在江苏淮安二河闸管理所绿地建有“廉廊”,立有“二河始挖者、天下第一廉”的张鹏翮塑像,以纪其功绩。盱眙“清心亭”,也或因河督张鹏翮的事迹而增添风采!


清心亭诗赋留存



    河督张鹏翮巡勘淮河、驻节盱眙时,曾写下两首诗,并刻勒成碑,龛于清心亭中,旧志载:“张鹏翮玻璃泉第一山诗。行书,石在第一山,长一尺,横一尺五寸,字径一寸三分。诗末镌‘知盱眙县事周振举勒石’。”今珍藏于翠屏堂碑石展示馆。题为《玻璃泉》诗云:
    停车一憩白云深,为爱清泉似我心。到晚只宜观皓月,傍岩淮水绿沈沈。
题为《第一山》诗云:
    元章自汴还,一叶向吴关。为爱清风地,因名第一山。
    遂宁张鹏翮题。知盱眙县事周振举勒石。(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三)

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6470 作者:admin 帖子ID:2502     张鹏翮在驻节盱眙期间,巡查淮河还到了下龟山,留下题名于诗作一碑,龛于下龟山淮渎庙东壁。道光十八年(1838年),后任河督完颜麟庆巡河经此,见到前辈河督留下的此诗碑,当即和作一首《和张文端公韵诗》云:“崔巍宝殿镇名山,多少留题寄壁间。识得文端忠爱意,后尘愿步慰天颜。庭前古栝势修然,翠帷成荫荫四边。今日致斋容小坐,山门洞啟水连天。”并作注云:“殿东壁有康熙间阿制府山张河帅鹏翮、李观察言题句”。
    为清心亭题诗的还有许多。如:邑人诗家王荫槐的《雨后同汪孟棠孝廉夜登玻璃泉清心亭》诗、《重登玻璃泉清心亭寄怀汪孟棠方伯》诗等,都刻勒成碑,龛于亭壁。尤以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汪汇、王卫道、李溥、柳墀、唐振、朱枟等作的6首《清心亭观淮》同题诗,并由邑绅山西布政使汪云任特为作跋的《汪汇等清心亭观淮诗碑》,汇六诗一跋于一碑,弥足珍贵。诗、跋文如下:
   《清心亭观淮》
    筇扶直上倚朱栏,文境天开愈可观。千里澄波云外涌,万家烟火镜中看。独留古塔冲寒浪,移得丹霞染碧峦。最爱征帆归去稳,乘槎如在斗牛端。(汪汇,字东川)
    千里长流绕翠屏,澄澜浩渺敞空亭。依山波影迢迢白,隔岸人家点点青。晚泛夕阳烘石壁,晴涵秋色接苍冥。水云漫引闲心远,遥指轻鸥上野汀。(王卫道,字敬传)
     曲栏遥对水盈盈,一片玻璃万象生。风动淮流分两岸,月明渔唱度三更。波涵古塔云俱湿,人醉冰壶梦亦清。更爱半山亭子上,松涛和浪写秋声。(李溥,字介远)
    亭面长淮烟水侵,晴光满目快登临。片帆遥带千峰翠,一塔常留万古心。秋影落将平浦尽,河源穷处白云深。夕阳无限空明景,拟取蓬灜次第寻。(柳墀,字柳村)
    高亭直与斗牛偕,万里空明烟水涯。古塔残霞飞绿浦,长天秋影落清淮。漫从灜海舒青眼,却遣风涛入壮怀。咫尺河源犹可溯,昆仑山外白云阶。(唐振,字雪床)
    群贤雅会继兰亭,惭愧无缘奉德馨。孤馆独吟秋月白,高朋极目晚峰青。诗成珠玉空千载,觞泛玻璃泻百瓶。昨夜斗奎光倍炯,可知淮浦聚文星。(和作,朱枟,字葭林)
    跋:玻璃泉在我邑第一山之麓,泉上有亭,曰清心亭。长淮襟左,洪湖环右,访奇探胜者必题名赋诗。庚子春,余乞假旋里,见亭日倾圮,因将各石刻舁寄学舍,俾免毁坏。今年春,邑中诸同志集资重葺。余适奉命秉臬关中,不克共襄是役。知家仲云佺独任监修之责,心窃喜之。于行箧中捡得先大父东川公、先外祖王敬传先生及诸前辈游清心亭长律六首,吉光片羽,诚可宝爱,即丐同年友海盐吾德涵楷书刊石,寄付家仲,附于亭壁旧时各石刻之后,志先世手泽之犹存,幸前哲风流之未坠,并以示后之登斯亭者。时道光甲辰七月既望,里人汪云任谨识。(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三)



第一山“清心亭”小考3751 作者:admin 帖子ID:2502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清心亭观淮诗及跋



     旧志载:“汪汇等《清心亭观淮诗》碑,正书,道光甲辰二十四年勒。石在清心亭,长一尺四寸弱,横三尺四寸,字径六分”。目前,此石珍藏在第一山翠屏堂碑刻石刻展示馆。
    有关清心亭的诗作还有很多,其中有代表性的是王荫槐的《雨后同汪孟棠孝廉夜登玻璃泉清心亭》、《重登玻璃泉清心亭寄怀汪孟棠方伯》,后刻碑立于清心亭,现两块碑刻均珍藏于第一山翠屏堂碑刻石刻展示馆中。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卷十三)记载了碑文。
    《雨后同汪孟棠孝廉夜登玻璃泉清心亭》诗碑:
三秋积雨多,客夜听泉至。冥濛峭峰顶,疎林沍云气。秉烛照回廊,古径压空翠。西风吹高岩,打头乱叶坠。长淮寂渔火,暗听惊涛沸。万瓦黑恬中,一灯隐湖寺。兹地数登览,夜景领尤异。烹泉话石阑,眼前获新契。亭名玩清心,澄澈平旦意。何用警霜钟,静理悟禅谛。邑人王荫槐子和稿。
    《重登玻璃泉清心亭寄怀汪孟棠方伯》诗碑:
    十六年前共酒卮,荒榛满目慨于兹。何期断瓦虫吟地,复睹飞薨鸟革时。东鲁旧仍宣圣室,西京新下仲舒帷。英才造就凭谁力,重酌玻璃寄所思。淮月窥人几听泉,茫茫谁共此亭传。湖山游钓吟香草,苏米登临感逝川。循吏君称当代彦,逸民吾愧并时贤。敢言不朽同前哲,多谢摩崖姓字镌。


【参考资料】
1、《清史稿》
2、清乾隆《盱眙县志》
3、清光绪《盱眙县志稿》
4、《盱眙县志》1961年版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251215 | 回复:0

您的满意,就是我们的目标,认真负责,开拓进取,一起成功!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
手机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电话:13174001741(微信同号) 地址:江苏省盱眙县国贸中心 邮箱:26744640@qq.com ICP备案号: ( 苏ICP备2021029509号-1 )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